• <del id="9p4t2q"><del id="9p4t2q"></del></del><th id="9p4t2q"><abbr id="9p4t2q"></abbr><label id="9p4t2q"></label><dfn id="9p4t2q"></dfn><tbody id="9p4t2q"></tbody></th><th id="9p4t2q"><table id="9p4t2q"></table><tfoot id="9p4t2q"></tfoot><dir id="9p4t2q"></dir><dd id="9p4t2q"></dd></th><address id="9p4t2q"><strong id="9p4t2q"></strong></address><strong id="9p4t2q"></strong><ins id="9p4t2q"></ins>
                  • <table id="lnl25j"></table><abbr id="lnl25j"></abbr><noscript id="lnl25j"></noscript><li id="lnl25j"></li>

                       

                      Mar 12 2017

                      心存感恩 砥砺前行 ——三花新一代科技事業奮鬥者裘浩明

                      “那天我上台領獎的時候很緊張,我特別要感恩三花給了我這麽好的平台,給了我發展的機會!我的成長,離不開公司領導的支持,也離不開同事的信任。我也一直在想,公司給了我這份肯定,我又能爲公司創造多少新的價值……”采訪裘浩明部長的短短一個小時中,裘部長多次提到了感謝公司給予發展的平台,讓他從一個不谙世事的大學生,逐漸成長起來。

                      裘浩明,三花控股30周年技術進步獎獲得者,三花第二屆第一次“科技成就獎”一等獎獲得者。他是車用熱力膨脹閥無毛細管氣箱頭開發的核心骨幹,在提升熱力膨脹閥的性能、成本和知識産權領域有突出貢獻;他是汽車熱管理系統部件新一代主導産品車用調溫閥的技術負責人,在産品開發、工藝設計、技術改造和專利布局等領域做出了傑出貢獻。

                      2002年7月,裘浩明大學一畢業便進入三花,至今快15年了。15年,他對三花充滿著感情。他說:“我是從一張白紙開始幹起的。”如今,這張白紙已被裘浩明寫得密密麻麻,還常常被同行參考借鑒。

                      初出校園的他,爲什麽選擇三花作爲自己的職業起點?他笑著說:一是自己是新昌人;二是有同學在三花;第三點也是最重要的是三花是大公司,有較高的知名度和發展前景。

                      裘浩明剛進三花的時候,在三花通産公司做過短暫的2個月的工裝設計。後來,通過日本專家小池顧問的面試,調到汽零公司的前身汽控事業部(當時隸屬三花制冷集團)。汽控事業部正開始推廣壓力開關和膨脹閥,公司特別成立了PY小組(P膨脹閥、Y壓力開關)。史初良副總兼任事業部部長,管技術也管生産,包括PY小組,裘浩明被分配在壓力開關項目小組。

                      裘浩明說,雖然壓力開關項目在2004年就宣告終止,但是回過頭去看,對他個人而言,那兩年的成長至關重要。作爲一名應屆畢業生,他很幸運地被委以重任,承擔起負責一個産品開發的艱巨任務。這可以說是他個人成長的一個助推劑。剛剛畢業,課本裏學到的知識畢竟有限,甚至連FMEA、控制計劃和工藝卡都不甚了解,因此在壓力開關項目小組的兩年,裘浩明感到自己缺少系統的理論知識,又缺乏具

                      體的實踐經驗,許多東西需要從頭學起。爲了彌補自身專業的不足,他在認真工作的同時,又花了很多時間學習專業知識。領導分配的工作,他都會積極主動參與處理,對不明白的問題隨時記錄下來,下班後就查閱資料認真琢磨。當時壓力開關存在實物和圖樣尺寸要求不一致的情況,通過不斷地完善圖樣,最終使産品和圖樣完全一致。另外還不斷補充完善FMEA、控制計劃資料。“學中幹、幹中學”成爲他的工作理念。實踐出真知,裘浩明的自身素質也不斷地提高,爲以後開發新産品打下了良好的基礎。

                      在壓力開關項目小組工作時,有一個小插曲,裘浩明至今還記憶猶新。2003年公司組織初級産品經理人(共有20人)培訓,培訓結束時,史總出了一個題目:如何把大佛寺露天廣場的佛像搬到三花來?要求每個參訓者給出一個方案,並上台演講。最終有4個技術人員的方案被評定爲優秀,其中就包括裘浩明。史總臨時提議給這幾個人設立了獎項,就是每個人職務升一級。公司也非常支持,馬上發布紅頭文件任命。裘浩明就從一個普通的技術人員躍升到副科級。那時候裘浩明真的很意外,也特別感動。他也默默地告訴自己:公司越是重視自己,就越要更加努力地工作,一定要幹出個樣子來,不辜負領導的期望。

                      2005年是熱力膨脹閥開發非常關鍵的一年,對裘浩明也是非常有意義的一年。當時熱力膨脹閥的核心元件——無毛細管氣箱頭已經開始研發,最初的圖樣和樣品都有了,但是實物還存在一些問題,比如不鏽鋼封頭焊接後會生鏽,零部件耐久試驗不能滿足標准要求,另外也沒有完全回避競爭對手專利,存在侵權隱患,而研發關鍵力量又出現斷檔。裘浩明臨危受命,接過了開發重任,要求在原有産品基礎上盡快解決存在的關鍵問題。從受領任務開始,裘浩明在尹斌副總、小池顧問和章劍敏部長指導下,面對困難,反複試驗、研究和嘗試。經過400多個日夜的努力,終于開發成功,並擁有了自己的專利,也擁有了第一個客戶德國貝洱。經過一代代的改造,如今大批量生産的氣箱頭也從之前的帶毛細管結構改進爲無毛細管結構,大大提升了熱力膨脹閥的性能並降低了成本。

                      無毛細管氣箱頭開發成功以後,2010年至2012年這三年時間,當很多同事對很少見到裘浩明研發身影而困惑不解的時候,他已經在默默地著手開發調溫閥項目。這是一個冷門的産品,市場信息也非常少,也只有美國市場在批量應用。當時GM公司正在研發某平台車型(代號D),需要用到這個産品,系統集成商是美國德

                      爾福。德爾福直接找到三花開發這個産品。剛從銷售人員手中接過樣品和開發需求時,他甚至不知道這個産品具體是什麽名稱,更不要說了解它的性能和結構。只有1個樣品實物,幾個簡單的試驗數據,沒有技術標准,調溫閥的開發難度可想而知。他與同事一起努力,特別是在美國三花經理呂虎的市場信息反饋下,共同尋找産品開發的突破口。之後,在另一個客戶項目上得到了調溫閥的産品標准。通過不斷地努力和探索,功夫不負有心人,2013年調溫閥項目終于取得突破,試制成功。GM公司把三花的調溫閥産品設計定爲3C件,也就是標准件。之後美國AI、Valeo、Ford和中國長城汽車也先後找三花開發調溫閥項目。2016年調溫閥銷量達到150萬套,2017年預計增長60%以上。在采訪中,裘部長還是很謙虛地說:調溫閥到底算不算成功還需要時間的考驗,雖然産品上市已經三年,還是要繼續觀察;如果2017年市場推廣都穩定的話,那才能算是比較成功的。調溫閥從當初的不看好,到投産走向市場,然後順利走到今天,凝聚著裘部長及其團隊太多的心血。

                      裘浩明與團隊在開發GM公司首個項目時,也曾經遇到過嚴峻挑戰,最後也是化險爲夷。那也是D項目的一個産品,樣品完成了,內部所有驗證試驗結果OK,客戶跑車試驗也反饋性能良好。節骨眼上,知識産權部又調查到了一個競爭對手的新專利,發現我司的産品結構可能存在侵權隱患。三花作爲負責任的大公司,還是很坦誠的在第一時間通知了客戶德爾福。德爾福公司得到信息後,一邊讓他們的法務部去研究專利,看是否真的存在侵權,同時也提出由他們出面與競爭對手交換專利,讓競爭對手向三花授予該專利的使用許可,從而使三花可以生産這個産品。但如果接受這一方案,這個産品就受制于人,很難有所作爲,更無法做大。所以三花一直沒有答應這一提議,並抓緊時間重新設計結構規避專利。在這樣嚴峻的形勢下,裘浩明與他的團隊在上級領導的全力支持與指導下,重新設計産品結構,以最快的速度做出了樣品,並在內部通過了快速驗證。這個結構在避開對手專利的同時,還提高了關鍵性能指標——壓降,且産品所有的接口及外形尺寸都沒有改變,馬上可以用于客戶的系統,得到了客戶的稱贊,也成功申報了三花的專利。

                      對新産品研發工作,裘浩明一直堅持親力親爲。每一次試制,不管白天還是晚上,他都堅持到現場跟蹤查看,“只有這樣,我心中才有數。”從當初的壓力開關,到之後的無毛細管氣箱頭,再到現在的調溫閥,裘部長就這樣風雨兼程,一次又一次穿梭在實驗室、客戶與生産現場的路上。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看似平凡,

                      看似普通。其實他和他的團隊正加油沖刺在前進的路上。雖然産品越來越成熟,但未來創新之路,依舊長遠。

                      回首過去,裘部長心裏苦中有甜,累中有欣慰。他說:“成績屬于過去,創新永無止境。我會不斷地努力工作,不斷地超越自己,帶好自己的團隊,踏踏實實工作,認認真真辦事,爲公司也爲自己交上一份滿意的答卷!”他說的無比自信。我們相信,三花的汽車熱管理系統和控制部件業務也會越來越出彩。三花和全社會一起,共同踐行綠色發展的承諾,爲建設天藍、地綠、水清的美好環境而做出貢獻!

                      文/記者王錦景、 通訊員崔婧

                      圖/通訊員崔婧